主页 > 问答社区 > > (三吱儿怎么做)风干鸡怎么做好吃
最佳回答 最佳答案

本回答由网友推荐

巴黎的夜

第十一名(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第11道嘿嘿) 炭烤乳羊: 将即将临盆的母羊投入炭火中烧烤,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之后开膛破腹把乳羊取出,据说是皮酥肉嫩,味道鲜美 评点:有哪位不怕下十八层地狱的可以试一试 残忍度:★☆☆☆☆ 第十名 脆鹅肠 选取肥美的活鹅,拿小刀沿着鹅的肛门划一圈,再把食指插入鹅的肛门内,然后旋转,再用力向外拔出这样一来就可以取到最新鲜的鹅肠了,但是鹅受到的痛苦实在是 小时侯去广东,看到人吸猴脑,满嘴的白白的脑髓啊,特别是在麻油浇到猴脑上的时候,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个情行的 残忍度:★☆☆☆☆ 第九名 醉虾 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
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 第八名 风干鸡 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
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 第七名 龙须凤爪 龙须凤爪:
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 第六名 活叫驴 活叫驴:
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 第五名 烤鸭掌 烤鸭掌:
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
《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 第四名 铁板甲鱼 铁板甲鱼:
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
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折磨的乐趣。
残忍度:
★★★★☆ 第三名 浇驴肉 浇驴肉:
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
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
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残忍度:
★★★★☆ 第二名 三吱儿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
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 第一名 猴头 猴头:
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
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
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
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
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
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伸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
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
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残忍度:
★★★★★头像好评分别是:活叫驴、风干鸡、龙须凤爪、三吱儿、猴头、醉虾、脆鹅肠、碳烤乳羊、铁板甲鱼、烤鸭掌。
这十道菜的做法都十分残忍、变态、恐怖,而且还是活着进肚!活叫驴做法:把驴绑好,再把客人想吃的那一部分用火烧熟割下来。
风干鸡做法:把鸡全身毛扒光不杀死,再把鸡吊着晒成腊肉。
龙须凤爪做法:这里提到的龙须就是鲶鱼须,凤爪就是鸡爪。
先把活鸡爪子割了和把活鲶鱼须拔掉,然后放进缸里用糖酷腌24小时。
三吱儿做法更可怕了:用茅台或二锅头把刚出生的老鼠泡醉。
还听说泡醉之后虽然没动静,但一咬它会发出吱儿叫声!猴头做法:这里说的猴头可不是猴头菇,而是真正的猴子。
先把猴子放进一个有洞桌子,头就会从那伸出来。
然后把头剖开加上烫的火煲油,在这时候子会不断惨叫!醉虾做法:把活虾放进盘中用酒、陈醋泡醉。
脆鹅肠做法:从鹅的肛门把肠抽出来用油、面包糠炸10到20分钟。
碳烤乳羊做法很残忍:把怀着将要出生的乳羊的母羊放在烤机上烤熟!这样母羊和乳羊就会一起死。
这种做法真是一尸两命啊!铁板甲鱼做法:把活甲鱼放在烤机上烤熟。
烤鸭掌做法:把活鸭两脚放在烤机上烤熟再割下来,来这时活鸭会不停的叫和动。
这些菜品建义大家千万不要食用!没有这种划分,不过当下还有不太受认可的菜还有一些,如胎盘汤。
医院里打下的婴儿去哪了(韩国人粉胶囊、白汤)。
大家只听过各种鞭,那母猪的呢,盘肠还是很有咬劲的。
是营养重要还是口感,蚯蚓罐头宣布破产。
中国 10 大禁菜,敢吃几个?
最新第十名 脆鹅肠 最新选取肥美的活鹅 , 拿小刀沿着鹅的文明用户划一圈 , 再把食指插入鹅的文明用户内 , 然后旋转 , 再用力向外拔出 这样一来就可以取到最新鲜的鹅肠了 , 但是鹅受到痛苦实在 最新小时侯去广东 , 看到人吸猴脑 , 满嘴的白白的脑髓啊 , 特别是麻油浇到猴脑上的时候 , 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个情行的 最新残文明用户度 : ☆ ☆ ☆ ☆ 最新第九名 醉虾 最新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最新评点:
喝酒是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最新残文明用户度:
☆ ☆ ☆ 最新第八名 风干鸡 最新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 “ 咕咕 “ 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最新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还不死。
最新残文明用户度:
☆ ☆ 最新第七名 龙须凤爪 最新龙须凤爪:
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最新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NextPage]最新残文明用户度:
☆ ☆ 最新第六名 活叫驴 最新活叫驴:
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最新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肉,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文明用户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文明用户的刑罚?凌迟。
最新残文明用户度:
☆ ☆ 最新第五名 烤鸭掌 最新烤鸭掌:
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

赞同 (27395)

反对 (429)

其它回答
物质的爱情

问题:我要简单的做法
最好在风干前放些辣油,这样风干后炒着很好吃,如果没放,那等风干后用酒酿来熏,这样也很好吃整只鸡+生姜,料酒放在水中煮熟,撩出来切块,就可以吃了一只当年的鸡(最好是公鸡),不宜太大,四斤左右就行,放血后,不褪毛,从肛门划小口取出内脏,杀时不能沾水取精盐100克(按4斤重鸡),在干净铁锅内炒热,根据自已的口味,可以加入花椒、五香粉等调料,从内到外用力均匀地涂抹在鸡身上,鸡胸可用细纤纤一些小眼,鸡头应在嘴里等放上少许盐,切记盐要均匀,然后最好用谷草捆包,或者其它天然的植物捆包。
放置(悬挂)在通风干燥的地方,约20-25天就可食用。
烹饪时再好干蒸。
愿你美食能成。
史上11道最残忍的名菜 第十一名 炭烤乳羊: 将即将临盆的母羊投入炭火中烧烤,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之后开膛破腹把乳羊取出,据说是皮酥肉嫩,味道鲜美。
评点:有哪位不怕下十八层地狱的可以试一试。
残忍度:一星第十名 脆鹅肠 选取肥美的活鹅,拿小刀沿着鹅的肛门划一圈,再把食指插入鹅的肛门内,然后旋转,再用力向外拔出这样一来就可以取到最新鲜的鹅肠了,但是鹅受到的痛苦实在是 评点:
小时侯去广东,看到人吸猴脑,满嘴的白白的脑髓啊,特别是在麻油浇到猴脑上的时候,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个情形的 残忍度:一星第九名 醉虾 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
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二星 第八名 风干鸡 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史上11道最残忍的名菜 第十一名 炭烤乳羊: 将即将临盆的母羊投入炭火中烧烤,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之后开膛破腹把乳羊取出,据说是皮酥肉嫩,味道鲜美。
评点:有哪位不怕下十八层地狱的可以试一试。
残忍度:一星第十名 脆鹅肠 选取肥美的活鹅,拿小刀沿着鹅的肛门划一圈,再把食指插入鹅的肛门内,然后旋转,再用力向外拔出这样一来就可以取到最新鲜的鹅肠了,但是鹅受到的痛苦实在是 评点:
小时侯去广东,看到人吸猴脑,满嘴的白白的脑髓啊,特别是在麻油浇到猴脑上的时候,我一辈子不会忘记这个情形的 残忍度:一星第九名 醉虾 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
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二星 第八名 风干鸡 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
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三星第七名 龙须凤爪 龙须凤爪:
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三星 第六名 活叫驴 活叫驴:
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三星 第五名 烤鸭掌 烤鸭掌:
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
《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四星 第四名 铁板甲鱼 铁板甲鱼:
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
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折磨的乐趣。
残忍度:
四星 第三名 浇驴肉浇驴肉:
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
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
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残忍度:
四星第二名 三吱儿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
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四星 第一名 猴头 猴头:
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
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
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
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
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
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伸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
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
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残忍度:
五星

赞同 (30267)

反对 (711)

邂逅﹄只猫

Top 10 醉虾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残忍度:
★★☆Top 9 风干鸡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
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Top 8 龙须凤爪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Top7 活叫驴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Top 6 烤鸭掌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
《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Top 5 铁板甲鱼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其实这里有一个豆腐泥鳅,做法类似,泥鳅感觉到热就回钻进豆腐里面,因其滋补不如铁板甲鱼没有入选)评点:
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折磨的乐趣。
(有些人就是变态)残忍度:
★★★★☆Top 4 浇驴肉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
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
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变态)残忍度:
★★★★★Top 3 三吱儿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放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
(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Top 2 猴头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
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
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
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
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
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伸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
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
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残忍度:
★★★★★Top 1 死胚胎从医院高价买到死胚胎,调制,据说味美.(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大家是不是想起一个恐怖片叫 <三更.饺子>残忍度:
★★★★★☆泡椒凤爪的做法详细介绍菜系及功效:
清爽凉菜 泡椒凤爪的制作材料:
主料:
鸡爪,花椒,盐(最好当然是专门的泡菜盐,如果没有也没关系,用一般的盐也可以), 八角,桂皮,少许糖,少许白酒 教您泡椒凤爪怎么做,如何做泡椒凤爪才好吃
1、泡菜水一坛
2、野山椒一瓶
3、将鸡爪煮熟,晾凉 (煮鸡爪前别忘了剪去鸡的指甲) 将以上三点混在一起,放入专门的泡菜坛子,密封一星期后就得了。
这里特别解释一下这个泡菜水: 用凉白开,花椒,盐(最好当然是专门的泡菜盐,如果没有也没关系,用一般的盐也可以), 八角,桂皮,少许糖,少许白酒放入泡菜坛子即可。

赞同 (8784)

反对 (48)

轻衫萦住

问题:二十种残忍吃法
活叫驴、三吱儿、生吃猴脑、包衣(胎盘)第十名:
炸羊尾 就是炸羊尾巴 很简单把~几只~羊牵到桩子旁栓好 顾客相中那只~羊 那只羊就倒霉了(简单说啊)厨师一刀 好家伙一个圆圆鼓鼓的羊尾就到了厨师手里了 下面就不怎么复杂了不说也罢 评点:
尘世间多了多少没有一把的羊(阳)啊 第九名:
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
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第八名:
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
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第七名:
龙须凤爪 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第六名:
活叫驴 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第五名:
烤鸭掌 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鸭子焦渴,就会喝放在旁边的调料水,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调料水的味道已经入肉,味道鲜美至极,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
《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第四名:
铁板甲鱼 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
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折磨的乐趣。
就象日本人屠杀中国人千方百计的想出各种花样,让人死得越慢越好。
第三名:
浇驴肉 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
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
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第二名: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
(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第一名:
猴头 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
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
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
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
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
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升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评点:
写到这里,手都在发软,难以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吃的下去的。
想想那只猴在桌下的惨状,想想如果是人被这样活生生的开颅,是多么可怕。

赞同 (21495)

反对 (336)

携星河赠你

第九名 醉虾 :
醉虾:
故名思义,把活虾放入酒中,没一会儿虾就醉死了(应该说是醉了)。
食用者即可以尝到虾的鲜香,同时也可以尝到酒的洌香,一举两得,不亦乐乎? 评点:
喝酒是我的最爱,真担心哪一天在醉的一踏糊涂时,被人像虾一样佐以杯羹。
嗜饮酒者慎之慎之。
残忍度:
★★☆☆☆ 第八名 风干鸡 :
风干鸡:
做这种东西时,需要一定的手法速度必须非常快。
这是藏菜,大师以极快的速度拔毛、取脏、填调料入鸡腹、缝上、挂于通风处(未放血杀死)。
这时鸡必须还是活的,然后如风铃一般在风雪之中“咕咕“直叫,其景慰为壮观。
评点:
看古龙的小说中,与西门吹雪对决的人,往往一招过后,低头一看自己胸口一个血洞正在流血,然后才反应过来中招了。
我想这鸡也差不多,经过大师的折腾后,低头一看,毛也没了,内脏也换了,才会明白过来:
完了,中招了,可怕的是还不死。
残忍度:
★★★☆☆ 第七名 龙须凤爪 :
须凤爪:
非常考究的一道菜,龙须是活鲤鱼的鱼须,凤爪是活鸡掌下正中的一块精肉。
具体烹饪方法不详。
评点:
吃这道菜时,后堂院中必然有一群瘸两足的鸡,池中必然有一群食不知味的鲤鱼,可怜芸芸众生。
残忍度:
★★★☆☆ 第六名 活叫驴 :
活叫驴:
你吃过新鲜的驴肉吗?再新鲜的驴肉也不过是刚杀的驴吧?活叫驴则不同,驴根本不用杀,直接从活驴身上剜肉。
听着后堂的驴惨叫,前厅若无其事的正在食用那只驴身上的某个部分,真正是色香味声俱全。
评点:
记得山海经中有一种叫息肉的东西,吃它的肉,它会复生。
还有中国传说中的安息牛,也是可以割食的,几天后它自然恢复。
可是驴并没有这种本事呀?这种残忍的吃法,让我想起,中国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凌迟。
残忍度:
★★★☆☆ 第五名 烤鸭掌 :
烤鸭掌:
活鸭放在微热的铁板之上,把涂着调料的铁板加温。
活鸭因为热,会在铁板走来走去,到后来就开始跳。
最后鸭掌烧好了,鸭子却还活着,切下脚装盘上桌,鸭子做其它用。
评点:
《封神演义》中好象就有“炮烙“两手,渐闻其手掌焦臭,纣王哈哈大笑。
残忍度:
★★★★☆ 第四名 铁板甲鱼 :
铁板甲鱼:
将鲜活的甲鱼放在有调料的凉汤中用慢火煨。
甲鱼是活的,当水渐渐升温后,甲鱼就会因为热而喝汤,调料自然就进入了甲鱼的体内。
渐渐火越来越热,看着锅中甲鱼痛苦的翻滚,举箸之人无不兴奋异常。
最后甲鱼熟了时,外面的汤和甲鱼喝下的汤,使甲鱼肉味中都有汤的味道,据说鲜美无比。
评点:
妙就妙在用慢火煨,杀死时绝不可以一下就弄它死了,而是让观者享受到慢慢折磨的乐趣。
残忍度:
★★★★☆ 第三名 浇驴肉:
这道菜也是和驴过不去,活驴固定好,旁边有烧沸的老汤。
食用者指定要吃某一部分,厨师剥下那一块的驴皮,露出鲜肉。
用木勺舀沸汤浇那块肉,等浇得肉熟了再割下来,装盘上桌。
评点:
据说吃这道菜的,大部分并不是为了吃菜而吃菜,纯粹就是为了看如何浇驴和驴的面目表情。
残忍度:
★★★★☆ 第二名 三吱儿 :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
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评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 第一名 猴头 :
猴头:
这里说的猴头绝不是食用菌猴头,而是真正的猴脑。
一个中间挖洞的方桌,几个人围桌而坐,中间的洞并不象火锅或是麻辣烫那么大,正好容一只猴子的头伸出。
一只非常可爱的猴子牵出,据说那是专门食用的猴儿,头比较大。
猴儿的头顶从小洞中伸出,用金属箍住,并且箍的非常紧,用小锤轻轻一敲,头盖骨应声而落。
猴的脑部就完全裸露在食客们的面前。
这时,有较馋一些的人,已经用汤匙升向红白相间的猴脑,随着桌下垂死猴子一声惨叫,拉开了生食猴脑惨状的序曲。

赞同 (33880)

反对 (369)

刺猬不畏心

问题:这个……很感兴趣,到底吃起来是什么感觉啊?哪里在做这个?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copy(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
(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个人观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不会吃鱼面的人就不会觉得好吃!
欠好吃是因为你做法纰谬还有 楼主吃的黄冈的鱼面 那么应该是黄梅的鱼面~ 话说 云梦鱼面是 清道光 时候才出现的 而黄梅鱼面是 明朝的时候 就作为食物 上贡给皇帝的

赞同 (48353)

反对 (648)

明朝还

三叫鼠(或者说三吱儿)确实是广东地方的菜肴,也许广东人本地没有”吱儿“这个说法或者发音,但这种吃法却是有的,三吱儿这个名字也许是外地人用来称呼这道广东菜的。
最早的文字记载来自《清稗类钞》饮食类一章:
粤人食鼠 粤肴有所谓蜜唧烧烤者,鼠也。
豢鼠生子,白毛长分许,浸蜜中。
食时,主人斟酒,侍者分送,入口之际,尚唧唧作声。
然非上宾,无此盛设也。
其大者如猫,则干之以为脯。
之前的百度百科本词条说这是外地人带到广东的吃法,经查实属谣言。
名字来源 其原料最好是鼠崽,而且推荐是活的,加以作料后生食。
所谓“三吱儿",就是当你用筷子夹到鼠崽,鼠崽会发出”吱儿"的叫一声,然后当你把无毛的鼠崽沾上辛辣刺激性的调味料之后鼠崽又会”吱儿"的叫一声,最后当你将鼠崽送入口中后,它会发出最后的一声叫;
这就是有名的“三吱儿"了。

赞同 (46513)

反对 (408)

樱花梦

问题:是不是需要加调料,我今天在市场上买的生毛蛋,用锅蒸的吃起来有点发腥,谁知道饭店里怎么能的?很鲜。
味精腌制。
毛蛋全靠调料提鲜。
像煮鸡蛋一样放水里煮呗。
买的毛蛋吃了几个,剩下的垃圾桶了。
上网查了查对身体危害很大我现在想知道哪有卖那种不长毛的毛蛋,就和饭店里一样的那种!
呜呜,想吃为了深深的打击你们!
我必须要指出的是:
看到你说非要买不带毛的吃,让我忍不住的想到了~“三吱”。
“三吱儿”→更能生动具体形象,自然而然越入脑海中。

赞同 (15511)

反对 (772)

携星河赠你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再来将它沾到调味料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共三吱儿)。
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残忍度:
★★★★★

赞同 (83046)

反对 (110)

无字情书

三吱儿 刚出生的小老鼠(活的)一盘,调料一盘。
食用者用筷子夹住活老鼠,老鼠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收到调料里时,鼠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当放入食用者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
(共三吱儿)菜谱简单,食用者需要无穷的饕餮动力和无比的勇气,才可以品尝这道菜。
个人观点:
吃小老鼠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发明这道菜和起这可怕的名字的人。
三吱儿,把残忍的食用生灵的过程,传神的归纳在一起,不能不说是悲哀

赞同 (19599)

反对 (388)

网络经纪人

广东正流行一种新吃法叫“三吱”吃法。
新闻/网络都曾报道过。
刚刚落地/皱巴巴的皮/带着朦胧眼神不太会动六个活生生鼠仔仔们。
旁还放了特制的油炸调料!
具介绍先用筷子夹起小鼠“吱”一声, 第二步:
把小鼠沾透于调料内发出“吱”声, 后把其沾好调料小鼠送入口中嚼至,“吱”一声气断而亡。
给人快感!
“三吱”由此而来

赞同 (34587)

反对 (243)

旧夏天

三吱儿是一道菜品,谣传属粤菜系。
主菜为刚出生的活老鼠,食客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它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
再来将它沾上调味料时,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
当食用者把小老鼠放入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三吱儿由此得名。
是中国十大禁菜之一,极其残忍。

赞同 (22626)

反对 (775)

国民好哥哥

三吱儿是一道菜品,主菜为刚出生的活老鼠,食客用烧红的铁头筷子夹住活老鼠,它会“吱儿”的叫一声,这是第一吱儿。
再来将它沾上调味料时,又会“吱儿”一声,这是第二吱儿。
当食用者把小老鼠放入口中时,鼠发出最后一“吱儿”,三吱儿由此得名。

赞同 (33648)

反对 (301)

卮酒

吃刚生出来小老鼠的幼崽…… 夹起粉色的小鼠仔……吱的叫一声 放入汤水中涮一遍,小鼠仔……吱的叫一声 最后将还没烫死的小鼠仔放进嘴里一咬……吱的叫一声 这就是三吱儿……

赞同 (87064)

反对 (248)

梦与孤独

是真的啊~~据说当时还盛行一时,甚至从很多电影里也可以看到这个场景,尤其是一些关于厨艺的当地的电影,不过后来被列为了禁菜,严令禁止出售,但是有没有颁布法律就不清楚了

赞同 (6210)

反对 (857)

等你回答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