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问答社区 > > (创意小桔灯怎么做)小桔灯制作方法
最佳回答 最佳答案

本回答由网友推荐

自古女子多痴情深

文学艺术的使命在于创造出各式各样美的形象来满足人的审美需要。
冰心的散文《小桔灯》中的主人公小姑娘,是一个极为平凡、贫苦的农家少女,而她的所言所行却无处不蕴含着内在的美——心灵美,情操美。
作者通过精巧的、别开生面的艺术构思,十分真实而生动地刻划了小姑娘这一美好、感人的艺术形象。
  首先,《小桔灯》之“美”,美在选材上能够“以小见大”,“平中见奇”。
作者善于从看似寻常的事物中发掘出不寻常的意义,从一滴水反映出太阳的光辉。
冰心把山村小姑娘、不起眼的小桔灯、小姑娘照看生病的妈妈和做灯送客这些十分普通平凡的人、物、事,放在四十年代抗日战争的最后阶段、在国民党的陪都重庆、光明与黑暗正在作生死搏斗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上,从而开掘出“人民在受苦,也在反抗,在盼望,盼望着革命胜利的曙光”这一具有深刻思想意义的主题。
《小桔灯》只有一千五百多字的短小篇幅,却包容着如此深刻的寓意,真可谓是一篇玲珑剔透、回味无穷的散文佳作。
  其二,《小桔灯》之美,美在立意的深刻新颖。
作者选取小姑娘“打电话”、“照看妈妈”、“巧制小桔灯”等三件事,如果仅只表现小姑娘的“早熟、能干、心地善良、珍重感情”这样一个主题,也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作者并没有停留于此,而是站在特定的时代的高度来挖掘这一平凡题材的深刻含义,揭示生活的真谛。
因此,《小桔灯》的主题提炼得深刻而新颖。
作者紧接着叙事之后的一段抒情文字,直抒胸臆,真切自然,是对前面叙事的归结和深化,是全篇的点睛妙笔。
它深化了主题,对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作了充分地揭示——小桔灯象征着蕴藏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希望和火种,小桔灯就是光明和胜利之灯,正如鲁真在《春颂——评冰心的〈小桔灯〉》一文中所说:
“当她(作者)感激地接过小女孩送给她的小桔灯时,她感受到了革命人民的力量”,“这段文字有很深的寓意,她(作者)在寻找光明,这是她在美国的慰冰湖畔没有找到的东西,现在,她从一个穷苦的木匠的女儿身上看到了光明”。
看来,这段抒情文字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对主题的升华,是对主人公形象的升华,也是美的升华;
它给了读者始料不及的新意。
  其三,《小桔灯》之美,美在其结构处理的明暗相济。
初读《小桔灯》,似觉其结构平淡无奇,但仔细推敲,则会发现它的精妙之处。
冰心善于精心地组织材料,把各种材料都放置在最适当、最能发挥其效用的地方。
《小桔灯》结构的突出特点,即是明线与暗线的互相交替运用,这种结构处理使文章增加了立体感,而不同于那种一般化的平铺直叙、一览无余的平面结构。
“我”与小姑娘的交往,小姑娘的音容举止是明线,作者运用正面描写,始终让这一明线处于主导地位;
小姑娘的爸爸王春林及一家人与医学院的学生的关系,则是暗线,作者运用了侧面描写,直到文章收尾,方令读者恍然省悟其中的奥秘。
其暗线对明线起了陪衬和补充说明的作用。
明暗相济,缺一不可,共同为表现主题服务。
这种立体的艺术结构使全文平添了美感,使读者领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艺术情趣。
  其四,《小桔灯》之美,美在对人物形象的白描式勾勒。
小姑娘是作者倾全部感情、着力表现的中心人物。
在全文五分之四的篇幅里,作者运用中国传统的白描手法,抓住人物最富有特征的言行,由表及里,由浅入深,以寥寥数笔,便将一个早熟、镇定、勇敢、乐观、纯真善良、富于内在美的中国农村贫苦少女的形象展示在读者面前,宛若塑像一般,很有立体感。
她那贫寒的外貌,令人同情;
“我”和她攀谈,进而感到她的懂事、可爱;
“我”到她家探访,她沉静有礼地接待;
她乐观地“笑谈”那寒酸的年夜饭,深思般地解释爸爸的下落;
熟练、敏捷地制作小桔灯;
热情地送客;
特别是对光明未来的自信,……这一切,衣着、外貌、言谈、举止,都只有在“这一个”抗日战争年代的、饱经生活磨难的山村小姑娘的身上才能具备,再不能有第二个了。
她是那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感情,她的形象仿佛开放在荒野中的一朵散发着清香的野菊花,给人以美的享受。
特别是作者那一段充满象征意味的抒情文字,更把小姑娘的形象升华到新的高度,为她的形象平添了厚度和韵味。
那茫茫暗夜里的小桔灯,不恰是对小姑娘的绝好象征吗?   其五,《小桔灯》之美,美在运用了相互衬托、交相辉映的表现手法。
首先,小姑娘的言行是通过“我”的观察表现出来的,而“我”的感受也伴随着对小姑娘的描写而逐步流露,“我”的感情也伴随着对她的了解而不断升华,由初遇的“同情”,到了解后的“可爱”,直到最后告别时的“敬佩”。
“我”的感受有力地衬托了主人公形象的可爱,心灵的美好、高尚。
其次,作者着意描绘了小姑娘特定的生活处境,对她的内心世界也是有力的衬托。
正是在她的生活逆境和磨难中,她那美好的内心世界才越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其三,用自然景物来衬托小桔灯:
阴沉、迷茫、黑暗的自然环境,与当时重庆的政治气候相一致,而小桔灯那微弱的红光,却给人们带来活力和生机。
这一衬托显示了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使主题更加鲜明。
这种多角度的衬托手法的运用,增添了文章的立体感,也更加强了主人公形象的美的魅力。

赞同 (46183)

反对 (427)

其它回答
到处流浪

文学艺术的使命在于创造出各式各样美的形象来满足人的审美需要。
冰心的散文《小桔灯》中的主人公小姑娘,是一个极为平凡、贫苦的农家少女,而她的所言所行却无处不蕴含着内在的美 ——心灵美,情操美。
作者通过精巧的、别开生面的艺术构思,十分真实而生动地刻划了小姑娘这一美好、感人的艺术形象。
首先,《小桔灯》之“美”,美在选材上能够“以小见大”,“平中见奇”。
作者善于从看似寻常的事物中发掘出不寻常的意义,从一滴水反映出太阳的光辉。
冰心把山村小姑娘、不起眼的小桔灯、小姑娘照看生病的妈妈和做灯送客这些十分普通平凡的人、物、事,放在四十年代抗日战争的最后阶段、在国民党的陪都重庆、光明与黑暗正在作生死搏斗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上,从而开掘出“人民在受苦,也在反抗,在盼望,盼望着革命胜利的曙光”这一具有深刻思想意义的主题。
《小桔灯》只有一千五百多字的短小篇幅,却包容着如此深刻的寓意,真可谓是一篇玲珑剔透、回味无穷的散文佳作。
其二,《小桔灯》之美,美在立意的深刻新颖。
作者选取小姑娘“打电话”、“照看妈妈”、“巧制小桔灯”等三件事,如果仅只表现小姑娘的“早熟、能干、心地善良、珍重感情”这样一个主题,也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作者并没有停留于此,而是站在特定的时代的高度来挖掘这一平凡题材的深刻含义,揭示生活的真谛。
因此,《小桔灯》的主题提炼得深刻而新颖。
作者紧接着叙事之后的一段抒情文字,直抒胸臆,真切自然,是对前面叙事的归结和深化,是全篇的点睛妙笔。
它深化了主题,对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作了充分地揭示——小桔灯象征着蕴藏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希望和火种,小桔灯就是光明和胜利之灯,正如鲁真在《春颂——评冰心的〈小桔灯〉》一文中所说:
“当她(作者)感激地接过小女孩送给她的小桔灯时,她感受到了革命人民的力量”,“这段文字有很深的寓意,她(作者)在寻找光明,这是她在美国的慰冰湖畔没有找到的东西,现在,她从一个穷苦的木匠的女儿身上看到了光明”。
看来,这段抒情文字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对主题的升华,是对主人公形象的升华,也是美的升华;
它给了读者始料不及的新意。
其三,《小桔灯》之美,美在其结构处理的明暗相济。
初读《小桔灯》,似觉其结构平淡无奇,但仔细推敲,则会发现它的精妙之处。
冰心善于精心地组织材料,把各种材料都放置在最适当、最能发挥其效用的地方。
《小桔灯》结构的突出特点,即是明线与暗线的互相交替运用,这种结构处理使文章增加了立体感,而不同于那种一般化的平铺直叙、一览无余的平面结构。
“我”与小姑娘的交往,小姑娘的音容举止是明线,作者运用正面描写,始终让这一明线处于主导地位;
小姑娘的爸爸王春林及一家人与医学院的学生的关系,则是暗线,作者运用了侧面描写,直到文章收尾,方令读者恍然省悟其中的奥秘。
其暗线对明线起了陪衬和补充说明的作用。
明暗相济,缺一不可,共同为表现主题服务。
这种立体的艺术结构使全文平添了美感,使读者领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艺术情趣。
其四,《小桔灯》之美,美在对人物形象的白描式勾勒。
小姑娘是作者倾全部感情、着力表现的中心人物。
在全文五分之四的篇幅里,作者运用中国传统的白描手法,抓住人物最富有特征的言行,由表及里,由浅入深,以寥寥数笔,便将一个早熟、镇定、勇敢、乐观、纯真善良、富于内在美的中国农村贫苦少女的形象展示在读者面前,宛若塑像一般,很有立体感。
她那贫寒的外貌,令人同情;
“我”和她攀谈,进而感到她的懂事、可爱;
“我”到她家探访,她沉静有礼地接待;
她乐观地“笑谈”那寒酸的年夜饭,深思般地解释爸爸的下落;
熟练、敏捷地制作小桔灯;
热情地送客;
特别是对光明未来的自信,……这一切,衣着、外貌、言谈、举止,都只有在“这一个”抗日战争年代的、饱经生活磨难的山村小姑娘的身上才能具备,再不能有第二个了。
她是那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感情,她的形象仿佛开放在荒野中的一朵散发着清香的野菊花,给人以美的享受。
特别是作者那一段充满象征意味的抒情文字,更把小姑娘的形象升华到新的高度,为她的形象平添了厚度和韵味。
那茫茫暗夜里的小桔灯,不恰是对小姑娘的绝好象征吗? 其五,《小桔灯》之美,美在运用了相互衬托、交相辉映的表现手法。
首先,小姑娘的言行是通过“我”的观察表现出来的,而“我”的感受也伴随着对小姑娘的描写而逐步流露,“我”的感情也伴随着对她的了解而不断升华,由初遇的“同情”,到了解后的“可爱”,直到最后告别时的“敬佩”。
“我”的感受有力地衬托了主人公形象的可爱,心灵的美好、高尚。
其次,作者着意描绘了小姑娘特定的生活处境,对她的内心世界也是有力的衬托。
正是在她的生活逆境和磨难中,她那美好的内心世界才越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其三,用自然景物来衬托小桔灯:
阴沉、迷茫、黑暗的自然环境,与当时重庆的政治气候相一致,而小桔灯那微弱的红光,却给人们带来活力和生机。
这一衬托显示了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使主题更加鲜明。
这种多角度的衬托手法的运用,增添了文章的立体感,也更加强了主人公形象的美的魅力。

赞同 (42700)

反对 (377)

漫思茶

,也在反抗,在盼望,盼望着革命胜利的曙光”这一具有深刻思想意义的主题。
《小桔灯》只有一千五百多字的短小篇幅,却包容着如此深刻的寓意,真可谓是一篇玲珑剔透、回味无穷的散文佳作。
其二,《小桔灯》之美,美在立意的深刻新颖。
作者选取小姑娘“打电话”、“照看 妈妈”、“巧制小桔灯”等三件事,如果仅只表现小姑娘的“早熟、能干、心地善良、珍重感情”这样一个主题,也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作者并没有停留于此,而是站在特定的时代的高度来挖掘这一平凡题材的深刻含义,揭示生活的真谛。
因此,《小桔灯》的主题提炼得深刻而新颖。
作者紧接着叙事之后的一段抒情文字,直抒胸臆,真切自然,是对前面叙事的归结和深化,是全篇的点睛妙笔。
它深化了主题,对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作了充分地揭示——小桔灯象征着蕴藏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希望和火种,小桔灯就是光明和胜明,这是她在美 国的慰冰湖畔没有找到的东西,现在,她从一个穷苦的木匠的女儿身上看到了光明”。
看来,这段抒情文字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对主题的升华,是对主人公形象 的升华,也是美的升华;
它给了读者始料不及的新意。
其三,《小桔灯》之美,美在其结构处理的明暗相济 。
初读《小桔灯》,似觉其结构平淡无奇,但仔细推敲,则会发现它的精妙之处。
冰心善于精心地组织材料,把各种材料都放置 在最适当、最能发挥其效用的地方。
《小桔灯》结构的突出特点,即是明线与暗线的互相交替运用,这种结构处理使文章增加了立体感,而不同 于那种一般化的平铺直叙、一览无余的平面结构。
“我”与小姑娘的交往,小姑娘的音容举止是明线,作者运用正面描写,始终让 这一明线处于主导地位;
小姑娘的爸爸王春林及一家人与医学院的学生的关系,则是暗线,作者运用了侧面描写,直到文章 收尾,方令读者恍然省悟其中的奥秘。
其暗线对明线起了陪衬和补充说明的作用。
明暗相济,缺一不可,共同为表现主题服务。
这种立体的艺术结构使全文平添了美感,使读者领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艺术情趣。
其四,《小桔灯》之美,美在对人物形象的白描式 勾勒。
小姑娘是作者倾全部感情、着力表现的中心人物。
在全文五分之四的篇幅里,作者运用中国传统的白描手法,抓住人物最富有特征的言行, 由表及里,由浅入深,以寥寥数笔,便将一个早熟、镇定、勇敢、乐观、纯真善良、富于内在美的中国农村贫苦少女的形象展示在读者面前,宛若塑像一般,很有 立体感。
她那贫寒的外貌,令人同情;
“我”和她攀谈,进而感到她的懂事、可爱;
“我”到她家探访,她沉静有礼 地接待;
她乐观地“笑谈”那寒酸的年夜饭,深思般地解释爸爸的下落;
熟练、敏捷地制作小桔灯;
热情地送客;
特别是 代的、饱经生活磨难的山村小姑娘的身上才能具备,再不能有第二个了。
她是那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感情,她的形象仿佛开放在荒野华到新的高度,为她的形象平添了厚度和韵味。
那茫茫暗夜里的小桔灯,不恰是对小姑娘的绝好象征吗? 其五,《小桔灯》之美,美在运用了相互衬托、交相辉映的表现手法。
首先,小姑娘的言行是通过“我”的观察表现出来的,而“我”的感受也伴随着对小姑娘的描写而逐步流露,“我”的感情也伴随着对她的了解而不断升华,由初遇的“同情”,到了解后的“可爱”,直到最后告别时的“敬佩”。
“我”的感受有力地衬托了主人公形象的可爱,心灵的美好、高尚。
其次,作者着意描绘了小姑娘特定的生活处境,对她的内心世界也是有力的衬托。
正是在她的生活逆境和磨难中,她那美好的内心世界才越焕发出动人的光彩。
其三,用自然景物来衬托小桔灯:
阴沉、迷茫、黑暗的自然环境,与当时重庆的政治气候相一致,而小桔灯那微弱的红光,却给人们带来活力和生机。
这一衬托显示了小桔灯的

赞同 (88337)

反对 (679)

心结i

①,《小桔灯》之“美”,美在选材上能够“以小见大”,“平中见奇”。
作者善于从看似寻常的事物中发掘出不寻常的意义,从一滴水反映出太阳的光辉。
作者把山村小姑娘、不起眼的小桔灯、小姑娘照看生病的妈妈和做灯送客这些十分普通平凡的人、物、事,放在四十年代抗日战争的最后阶段、在国民党的陪都重庆、光明与黑暗正在作生死搏斗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上,从而开掘出“人民在受苦,也在反抗,在盼望,盼望着革命胜利的曙光”这一具有深刻思想意义的主题。
《小桔灯》只有一千五百多字的短小篇幅,却包容着如此深刻的寓意,真可谓是一篇玲珑剔透、回味无穷的散文佳作。
② ,立意深刻新颖。
作者选取小姑娘“打电话”、“照看妈妈”、“巧制小桔灯”等三件事,如果仅只表现小姑娘的“早熟、能干、心地善良、珍重感情”这样一个主题,也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作者并没有停留于此,而是站在特定的时代的高度来挖掘这一平凡题材的深刻含义,揭示生活的真谛。
因此,《小桔灯》的主题提炼得深刻而新颖。
作者紧接着叙事之后的一段抒情文字,直抒胸臆,真切自然,是对前面叙事的归结和深化,是全篇的点睛妙笔。
它深化了主题,对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作了充分地揭示——小桔灯象征着蕴藏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地超大规模 地利人和有貊 希望和火种,小桔灯就是光明和胜利之灯。
看来,这段抒情文字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对主题的升华,是对主人公形象的升华,也是美的升华;
它给了读者始料不及的新意。
其三,《小桔灯》之美,美在其结构处理的明暗相济。
《小桔灯》结构的突出特点,即是明线与暗线的互相交替运用,这种结构处理使文章增加了立体感,而不同于那种一般化的平铺直叙、一览无余的平面结构。
“我”与小姑娘的交往,小姑娘的音容举止是明线,作者运用正面描写,始终让这一明线处于主导地位;
小姑娘的爸爸王春林及一家人与医学院的学生的关系,则是暗线,作者运用了侧面描写,直到文章收尾,方令读者恍然省悟其中的奥秘。
其暗线对明线起了陪衬和补充说明的作用。
明暗相济,缺一不可,共同为表现主题服务。
这种立体的艺术结构使全文平添了美感,使读者领略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艺术情趣。
其四,《小桔灯》之美,美在对人物形象的白描式勾勒。
小姑娘是作者倾全部感情、着力表现的中心人物。
作者运用中国传统的白描手法,抓住人物最富有特征的言行,由表及里,由浅入深,以寥寥数笔,便将一个早熟、镇定、勇敢、乐观、纯真善良、富于内在美的中国农村贫苦少女的形象展示在读者面前,宛若塑像一般,很有立体感。
她那贫寒的外貌,令人同情;
“我”和她攀谈,进而感到她的懂事、可爱;
“我”到她家探访,她沉静有礼地接待;
她乐观地“笑谈”那寒酸的年夜饭,深思般地解释爸爸的下落;
熟练、敏捷地制作小桔灯;
热情地送客;
特别是对光明未来的自信……这一切,衣着、外貌、言谈、举止,都只有在“这一个”抗日战争年代的、饱经生活磨难的山村小姑娘的身上才能具备,再不能有第二个了。
她是那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感情,她的形象仿佛开放在荒野中的一朵散发着清香的野菊花,给人以美的享受。
特别是作者那一段充满象征意味的抒情文字,更把小姑娘的形象升华到新的高度,为她的形象平添了厚度和韵味。

赞同 (65449)

反对 (944)

你是我的情人i

周末, 舅舅给我家送来了一大筐橙红色的柑橘,我和妹妹见了,都高兴万分。
但妹妹觉 得吃柑橘没有什么乐趣,于是便整天缠着我给她做一盏小桔灯。
万般无奈之下,只好答应妹妹,在星期六下午和她一起制作小桔灯。
星期六下午, 妹妹高高兴兴地拉着我的手, 和我一起挑选桔子。
我们选了 一个成熟的大 柑橘,它披着一身橙色的外衣,身子圆圆的。
妹妹又拿来了水果刀、蜡烛、麻线、缝衣针与 打火机和小木棒。
我在橘子的正面用水果刀割出一道环状的口子, 口子不深也不浅, 妹妹在 一旁好奇地观察着, 然后, 我小心翼翼地从这道口子里斜着将刀尖伸进橘皮与橘瓣之间, 缓 缓地、轻轻地一拨,桔子橙色的外衣便脱落了下来,于是,橘子上面就留下一个小圆孔。
这 时, 我便用小刀在小孔的边缘向着橘把的方向在橘皮上割下四道小口子, 直至橘把近两厘米 处,于是,整个橘皮就被分成了四等分,然后,妹妹拿起这个橘子在手里轻轻揉捏,使橘皮 和橘瓣分离。
被拿出橘瓣的橘壳就象一个小碗,我和妹妹把它叫做“橘碗”。
橘碗底部有突起的瓤, 我用小刀轻轻将它刮平整。
接下来我便要给橘皮穿上线了。
我拿来妹妹事先准备好的麻线与 缝衣针,将麻线穿在缝衣针上,在距离橘碗口近 1 厘米的橘皮中间,用针将麻线从橘皮上穿 过去, 然后,轻轻地打上结子。
四片橘皮上都穿好了麻线,就可以用手将这四根线捏在一起 提起来, 将橘碗悬于空中。
这样做是为了调整橘碗上的麻线的长度。
如果橘碗平稳地悬在空 中,那么,栓在橘碗上的线就调整好了,这时我就在被捏住的地方将四根麻线打结在一起, 这是为了方便提着小橘灯行走。
妹妹将蜡烛小心地切一小段, 大约二三厘米长, 然后, 我便用打火机将蜡烛另一端的蜡 烤熔, 让熔化了的两三滴蜡泪滴到橘碗底部的中心位置, 然后, 我迅速将蜡烛熔化的一端迅 速按在橘碗底部滴蜡泪的地方,过不了 3 秒钟,蜡烛便立地稳稳的。
我和妹妹将橘碗上的线 栓在一根约二十厘米长的小木棒上, 然后将橘碗里的蜡烛点燃, 这时, 一盏小巧玲珑的小橘 灯就做成了!
我和妹妹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这天晚上, 我又和妹妹提着我们一起制作的小桔灯在院子里散步。
小桔灯散发出淡淡的 橘香, 灯光分外耀眼,和妹妹同龄的小孩见了这盏小桔灯,纷纷像我们投来艳羡的目光。
妹 妹笑得合不拢嘴,我心里也喜滋滋的用小刀削去上面的一段皮,再用两只手把底下的一大半轻轻地揉捏,从桔皮里掏出一瓤一瓤的桔瓣来,再用穿着麻线的大针把那小桔碗四周相对地穿起来,像一个小筐似的,用一根小竹棍挑着,把一段短短的蜡头放在里面点起来。
小桔灯就做好了:
)其实用文旦(柚子)也可以做,把柚子对半切开,拿一半里面东西挖掉,在皮的旁边穿三个洞(不要太靠边,不然会裂开),穿3根线,绑到一根棍子上,然后在小碗一样的皮的底部放一支矮胖的蜡烛,点上蜡烛就行了!
哈哈

赞同 (46490)

反对 (260)

出售糖果

《小桔灯》之美,美在立意的深刻新颖。
作者选取小姑娘“打电话”、“照看妈妈”、“巧制小桔灯”等三件事,如果仅只表现小姑娘的“早熟、能干、心地善良、珍重感情”这样一个主题,也是能够成立的。
然而作者并没有停留于此,而是站在特定的时代的高度来挖掘这一平凡题材的深刻含义,揭示生活的真谛。
因此,《小桔灯》的主题提炼得深刻而新颖。
作者紧接着叙事之后的一段抒情文字,直抒胸臆,真切自然,是对前面叙事的归结和深化,是全篇的点睛妙笔。
它深化了主题,对小桔灯的象征意义作了充分地揭示——小桔灯象征着蕴藏在革命人民心中的地超大规模 地利人和有貊 希望和火种,小桔灯就是光明和胜利之灯,正如鲁真在《春颂——评冰心的〈小桔灯〉》一文中所说:
“当她(作者)感激地接过小女孩送给她的小桔灯时,她感受到了革命人民的力量”,“这段文字有很深的寓意,她(作者)在寻找光明,这是她在美国的慰冰湖畔没有找到的东西,现在,她从一个穷苦的木匠的女儿身上看到了光明”。
看来,这段抒情文字绝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是对主题的升华,是对主人公形象的升华,也是美的升华;
它给了读者始料不及的新意。

赞同 (87371)

反对 (663)

空扰寡人

问题:学校艺术节要我们做灯笼,只有这一天时间了,麻烦各位高手帮忙说一下怎么做,最好别太难,因为只有这一天时间了,而我还要做其他事!
急急急!
(可以不做里面的灯)
我等级低,不能插入图片~橙子灯——做了就不后悔~ 1 将橙子洗净,削个盖盖下来,掏空橙心(皮尽量可透光) 2 将内部洗净 3 点根蜡烛(短的),将蜡滴在橙子内部中央 4 将蜡烛插在橙子内 5 用针穿线,在橙子口边缘穿四根线过去,固定 6 将绳子在橙子上部打结,穿一根棍子 7 夜晚点亮蜡烛,走在街上,别提有多卡哇伊了 8 可以适当地画上一些图案哦~ 也许跟你们的活动挂不上钩,但是,学到一项东西,以后也有可能用得着哦。
小桔灯 做法:
最好用一个大橙子 把上面削掉一个盖 去掉里面的果肉 用绳子或铁丝将刚加工过的一大半橙子皮四周和下面托住 上面加一根可以提的木棍(可用筷子) 最后在里面固定一个小圆蜡烛就大功告成了

赞同 (57003)

反对 (601)

拔剑暗中杀

问题:越详细,越好
用小刀削去上面的一段皮,再用两只手把底下的一大半轻轻地揉捏,从桔皮里掏出一瓤一瓤的桔瓣来,再用穿着麻线的大针把那小桔碗四周相对地穿起来,像一个小筐似的,用一根小竹棍挑着,把一段短短的蜡头放在里面点起来。
小桔灯就做好了:
)其实用文旦(柚子)也可以做,把柚子对半切开,拿一半里面东西挖掉,在皮的旁边穿三个洞(不要太靠边,不然会裂开),穿3根线,绑到一根棍子上,然后在小碗一样的皮的底部放一支矮胖的蜡烛,点上蜡烛就行了!
哈哈

赞同 (78026)

反对 (341)

受益匪浅

简介:
小桔灯教育是一家中小学语文教育机构,旗下语文教材产品包括能力阶梯序列作文、实战阶梯序列作文、创意系列作文、俏俏笔趣味写字等,主要为中小学生提供写作基本功、阅读理解能力、硬笔书法等培训课程,致力于为学员提供优质的语文教育服务。
法定代表人:
杨贤耀 注册资本:
500万人民币 联系方式:
027-87745161 官网地址:
wwwqiaoqiaobicom 地址:
洪山区书城路维佳创意大厦第20层

赞同 (86305)

反对 (110)

夜未眠

先挖开一个盖子,然后用刀或勺子,掏空里面的橙肉,然后点蜡烛,先滴点蜡下去固定住蜡烛。
最后用细铁丝,穿过橙子上端绑起来,就可以了。
(万圣节做的时候,因为要拿在手里,所以我做了铁丝把手)

赞同 (63540)

反对 (921)

迟来的问候

是的!
橘子皮不要剥开了!
底部连接在一起。
就像你的手掌一样。
用线把皮的每一个瓣连接一根。
就像降落伞那样!
最后里面放蜡烛!
用棍子拎着搜一下:
怎样在制作小橘灯时,掏空橘子里的果肉?

赞同 (88833)

反对 (849)

等你回答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