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问答社区 > > (家有两扇大门好不好)两扇大门的布局好不好
最佳回答 最佳答案

本回答由网友推荐

种一只萝莉

第七十四章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
这一夜,我握着从西顾口袋里掏出的手机,坐在急诊室外冰凉的长凳上,盯着那两扇紧闭的大门怔怔发呆。
从未感觉时间是这般难熬。
我有片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做什么? 所有的语言都失效了,我无法用精确地词汇来表达我此刻的感觉。
什么精明理智全抛到一边,我就像所有普通的女人那样,蜷缩着身子,痛哭,失态,心脏被紧紧揪着,喘不过气来,除了不断祈祷那人没事,我脑中只剩下空白…… 我很害怕。
我觉得我撑不住。
我甚至不敢再去回想那片怵目惊心的血色,就这么提着心木然的呆坐着,等着那人出来。
交握在掌心的手机外壳很滑腻,键盘凹槽内渗着还未干透的暗红血渍,屏幕和边角被摔得开裂了,我无知无觉的愣了好半晌,才猛然反应回来…… 必须打电话通知任叔叔和任阿姨。
我调出通讯录一个个查找他们的电话,手一直在发抖,停不下来。
勉强按了拨出键,才发现西顾的手机估计在之前的打斗中摔坏了,打不出去。
我鼻间又一酸,慌乱的打开包翻出自己的手机,还没拿稳,又掉到地上去。
我的状态太糟糕了,这辈子从没一刻像现在这么失态过。
对照号码拨过去,“你好,任叔叔在吗?”一开口,才发现声音都是梗咽颤抖的,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竭力镇定下来,平复住情绪,继续道,“我是郝萌。” “我是,”那边的声音陡然冷淡下来,“你有什么事吗?” 我下意识捏紧手机,“是西顾,任叔叔,西顾他……出事了。” …… 通知完西顾的父母,我将西顾坏掉的手机小心地放进包里,任叔叔的态度是隐怒而冷漠,阿姨的态度便是毫不掩饰的咄咄逼人了。
想来,她也知道我和西顾这些年的纠葛了。
我怔怔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前方等着的是不是一条绝路。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我蓦然回神,看着来电提醒那一栏是家里的电话,不禁低叹一声,越发头疼难忍。
“丫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老妈絮絮叨叨地开始数落,“就算再满意那个相亲的小伙子也要懂得矜持,第一次见面就跟他玩儿到深夜,人家暗地里会觉得你太轻浮……” 我越发蹙紧眉,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该不该对她吐实。
都说母女连心,也兴许是今早出门前撞上西顾,让她起了疑心。
在我沉默了数秒没有吭声后,她霍然道,“不对,你现在是不是跟西顾在一起?你立刻给我回来!
” 我哑然片刻,本是想再镇定地对家人把事情复述一遍,不想,张开嘴却是不自觉呜咽出声,“妈……今晚我必须陪他,西顾为了我出事了,现在还在急诊室里,我不能不管……我得留下来陪他……” “急诊室?!
”她大惊,“你们出了什么事?怎么被送到急诊室了?你呢,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伤着哪了?” 一旁的爸闻言也惊动了,抢过话筒,叠声急问,“什么医院?好端端的去相亲,怎么会在医院,你们现在在哪家医院……” “在市中心医院……”爸妈担心的连连追问成了催泪剂,原本紧绷着的心弦不自觉一松,鼻腔越发酸涩,我握着电话梗咽着声把今晚的事对他们说了。
爸连声嘱咐,“你就在那等着,我们马上过去!
” 我含泪应了,起身到楼下等他们。
夜渐深,大门正对着风口,我环臂抱住自己,一时茫茫,但有一点十分确定—— 我要陪着他,从今往后,我要陪他一起走下去。
也曾经挣扎彷徨过,原以为两人的结局终逃不过: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那个惯常任性的男孩却是豁出命来留我…… 我无法再拒绝。
爱情这杯鸩酒的滋味太美好,我情愿一口饮尽,就算最后什么都得不到。
接下去的一切恍然如梦一般,爸妈到了医院之后气急败坏的责问我,只是责问了几句见我一身狼狈血渍斑斑到底还是绷不住脸,妈心疼地拉住我的手,“老头子别骂了,丫头都受伤了,萌萌,伤在哪了?伤口疼不疼……” “我没受伤,”摇摇头,我抿着唇,“这些血都是西顾的……我没事。” 妈一把搂着我担心得反复重申,“以后别背着我们做这些危险的事儿,你说……要没有西顾,要没有西顾……”她也红了眼睛。
爸沉默久久,“……他也算是为了我们家受伤,他爸妈都不在这儿,这几天由我们两老轮流照看他就好,萌萌你回去,以后你也不准再踏进来。” “爸!
” 爸背对着我,不容争辩地重复一次,“你回去。” 我没有回应他,只是沉默下来,站在原地跟他无声对峙。
“哟,这是什么阵仗?” 高跟鞋响亮的叩叩声从楼道的方向传来,来人是个三十出头的美妇,她戴着无框眼镜,头发挽得很整齐,眼型与西顾有八分相似,目光犀利,显得很是精明干练。
“你是郝萌?”她脚步未停的直接走到我跟前,虽是这么问,但她的语气是肯定句。
我点头,“你是?” “我是西顾的姑姑,”她淡淡地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继续道,“刚刚他爸爸打电话通知我西顾受伤了,他最快要明早才能赶到,所以托我今晚先来照顾他。” 她说话言简意赅,但已然有几分逐客令的味道,“这么晚了,既然我已经到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休息了。” 爸歉疚地道,“说到底,西顾也是为了我们家的事受伤,我们照看他也是应该的,现在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我们也不安心回去。” “不用了,现在我在这里照看就够了,伯父伯母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明早再来,”她的目光最后停在我身上,意味深长道,“这三更半夜的,让伯父伯母在医院吹一晚冷风对身体多不好,做人最重要的还是孝道,得为自个的家人多想想。
你说对吧,郝小姐?”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转头对爸妈道,“爸,妈,你们先回去吧。” “那你呢。” 我看向西顾的姑姑,眼带恳求,“我……还想在这多待一会,等西顾手术好了再走。” “伯父伯母年纪也不小了,大半夜你就那么放心让他们两老摸黑回去?” 向来不服老追时尚的妈闻言登时黑了脸,“老?你这是……” 我忙岔开话,继续道,“我打算送爸妈回去后再过来看西顾……” “不必了,西顾手术后也需要休息,”她直接道,“你,不方便。” “我……” “好了!
你还要再丢人到什么时候!
”爸蓦地低喝一声,紧紧攥住我的手往外走,“你现在跟我立刻回家去。” “我不……” 值班室的护士探出头,朝我们这边道,语气有些不耐,“各位,这里是医院,麻烦安静一点好吗。” 老妈拽住我另一只手,对值班护士道,“真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就走……” 我垂下眼,被推推搡搡地,拉出了医院。
——孤立无援。
回家后我将自己关进房内,把所有责问都锁在门外。
空前觉得自己是这样无助,急切想找人倾泻心中的苦楚,再不宣泄,我觉得自己都要憋疯了。
罗莉是不能找了,现在她也好歹是有家有口的人,仔细算来,身边也只剩下钟意了。
犹豫着按下他的号码。
“喂?”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让我愣了下。
仔细对比下电话号码,没错,是钟意的,我没打错。
电话那头的女音却是很快就会意过来,“你找钟意有事吗?我去叫醒他。” “没事,”我忙道,“不用叫他了,没什么重要的事,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钟意也有他的生活,我这样屡次打扰,也会让他的女伴(们?)不舒服吧。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熬粥打算给西顾送去。
在厨房乒乒乓乓了一阵,我用保温杯小心地将粥盛好了,匆匆换了衣服就要出去。
主卧门猛地被打开。
“你不准去!
” 爸睡衣都没整好,便怒意勃然的冲出来,“你还嫌贴不够人家的冷屁股,早上我跟你妈两人去,你就给我在家呆着!
” 我没有大声犟嘴,只平静地缓缓道,“爸,真的不行,我必须去看他。” 说完,我便再不管其他,径直开了门走出去。
“你给我站住!
”爸怒喝,“你再走一步,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 第七十五章 爸的话一出口,我再也迈不动脚步。
老妈立马扑上去死死按住爸的嘴,“老头子,这话可不能乱说!
” 我转过身,对上爸骤然亮起的双眼后,蓦然跪下。
“哎!
你这是在干什么!
干什么啊?”妈惊叫一声,过来想扶我。
我恭恭敬敬地对着他们深深一鞠,表明了我的态度。
哽了声,“爸,妈……对不起。” 两人一僵。
我再次深深一鞠,垂首起身,咬牙走出家门。
“不好意思,西顾现在在休息,不方便见客。” 西顾的姑姑挡在门前,客气而冷淡的道。
我艰涩地道,“那……能不能让我看他一眼,我保证我不会吵到他的。” 她双手环胸,依然挡着门不放行,“郝小姐,你不是只是西顾从前的邻居吗?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只想看看他……”我恳切地道,“只站在门边远远看一眼就好了,我保证不吵他。” 她不发一语,静静地看了我半晌后,突然“啧”地一声,退开身轻轻推开门…… 眼眶一团酸涩的热气蓦然冲上,我努力稳住心神,诚挚地低低对她说一声“谢谢……”,而后悄无声息地站在病房玄关上。
门没有关,我远远看着那人趴在病床上的背影,他伤在后腰,翻身时不知会不会疼得厉害?他还在昏睡,醒来后发现我不在会不会很难过?他胃口很大,但肠胃又不好,不知道这么久没吃饭,醒来后会不会又开始胃疼? “好了,看完了吧。”西顾的姑姑压低声催促道。
我忙轻轻退出来,再一次道谢,“谢谢你。” 她这次没接话,久久道,“你这么委曲求全,也未必会有结果。” “没关系的,”我静静道,“没有结果也没关系。” 她又啧了一声,眼中的敌意稍减,“你本人不像我想象中那样,本来还以为是个狐媚有手段的女人,结果……还真是挺意外的。” 我只勉强扯了扯嘴角,无心谈其他,继续追问道,“西顾的伤怎么样?严不严重?” 提到这个,她脸上放松了一些,“医生说没事,他的伤只是看起来吓人,除了腰部肌肉撕裂,并没有其他明显外伤。
昨晚他腰后缝了二十多针,以后记得按时换药,伤愈之前别再乱来就可以了。” 我顿时长舒一口气,喃喃,“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任叔叔风尘仆仆的进医院时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他便已当做没看见我,径直进了房,关上门。
手中捧着保温杯,我一个人被关在门外。
我振作起精神,不去想其他,只专心等西顾醒来。
难熬得度过每一分每一秒,西顾醒来时已将近11点了。
他醒来后他姑姑急忙去叫医生,听着里面乱哄哄成一片,我坐立不安,心中鼓噪着想见他。
鼓起勇气,我走到门前轻轻敲门…… “你好……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静默了片刻,蓦地,从房内突然传来任叔叔的怒吼,“她把你害成这样,这次还只是皮肉伤,下次呢!
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的!
” 我尤停在门板的手彷如触电般收回来,定定站在门外,几分钟后西顾的姑姑开了门,抱歉的对我说,“不好意思,你不能见西顾,这是他爸爸的意思……” 我也只能苦涩地道,“没关系,我能理解……” 抱着凉透了的粥在长廊外那排椅子上重新坐下,除了等,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嘭!
” 突然,玻璃瓶碎裂声伴随着护士的尖叫从西顾的病房传来。
我倏地起身,出了什么事? 很快,房门被粗鲁的从内用力拉开,重重的“哐当”一声撞在墙壁上。
西顾腰后的纱布红了大半,右手手背上的针孔正沁出血珠,他的脸色极为苍白,乱糟糟的头发下,布满血丝的眼第一时间定格在我身上,目光渐渐柔和下来,脸上原本的狂乱之色也安静的收拢起来…… 他张了张嘴,声音极为沙哑,语气却无疑是极为高兴的,“……怎么就光看着我,不说话?” 我蓦地扬起嘴角,泪却在同时掉了下来。
他霍然将我揽入怀中,什么话都没有再说,也不需要再说。
我们的态度很明确。
任叔叔当场拂袖而去,他姑姑了迟疑了下,我按住西顾的手,认真的道,“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任西顾则头也不抬的道,“辛苦你了姑姑,早点回去休息吧。”赤 裸裸的赶电灯泡走。
她一掐西顾的耳朵,“混小子,有了女人就忘亲人了。” 奇的是向来桀骜的西顾也没有抗拒,乖乖让她掐。
“爸妈离婚后,她是唯一一个还会时不时接济我,念着我的亲戚。”他脸上没太多表情,平铺直抒。
我顿时明白了,拍了拍他的手。
我坐在床沿,他趴着也不安分,横过一只手勾住我的腰,一会说伤口痒,让我隔着纱布给他吹吹,一会又抱怨背酸,让我伸出爪子给他捏捏 我一样样满足这个病号,“支使得舒服满意了吗?” 他略施力,将我往他的方向又拉过一点点。
“……你会不会后悔?” 我毫不犹豫,“不会。” 他闻言一笑,低头在我的手心虔诚的一吻。

赞同 (46830)

反对 (971)

其它回答
共度余生

金刀作者:
王勇英 金刀在高高的树上,像果子一样挂住。
没有什么思想,漠然看着树下那片旧街区。
密密麻麻的房屋或高或低乱七八糟挤一堆儿,蜘蛛网般的电线、凉衣线或其它许多线把这片窄小的天空紧紧地绑住、网罗、分割。
女人的裙子、男人的裤子、孩子的尿片,各种花里胡哨的毛毯、布巾,旗帜般飘荡在风中,从这端线头滑到那端线头,呼呼声响作于耳。
眼花缭乱的小铺杂乱无章地摊摆在肠子街上,人声嘈杂,臭气冲天。
越过一排楼房,那是另一片天地。
高楼林立,繁华大街。
那里是天堂。
这里是隐藏在都市角落的地狱:
潮湿,腌脏,流动人员像老鼠一样乱窜,清一色穷人。
是打架斗殴,吸毒抢劫,黄色网吧、录影厅、书摊,情色行业的美丽伊甸园。
金刀家就在这里。
他的衣服飘在青瓦片中间搁出的一小块天棚上,红色的T恤挡住了狭小的木梯口。
从那里钻下去,一伸脚就能踩到他的被铺。
小小的阁楼,直不起腰,躺下来脚可以搁在窗台上,稍一出力就能伸到外面触到一些墙头草或青苔,有时候会有小鸟或别的飞虫落在脚板上使劲啄他的脚趾甲、脚皮。
再往下是一间大厅,用木板分隔成里外两间,外间是铺面,里间是卧室、厨房、洗手间的组合。
金刀直直腰,换个更舒服的姿势抱着树杆趴着。
他的目光迅速从他熟悉的屋顶掠过,投向更远处的那所用红砖围起来的校园。
操场和楼道上满是学生,风声捎来隐约可听的嘻嚷。
课间,美妙而短暂的玩耍时间。
金刀无数次逃学出来,就像现在爬在高高的树上,把自己当成一片树叶或一只果子,远远地、沉默地这么看着。
他并不讨厌读书,只是对学校和学校里的人厌恶,仇视。
在那里他得不到友情,关爱,理解,快乐和温暖。
反而饱受嘲讥,排斥,白眼和欺凌……“修剪子唉——补铁锅喔——修鞋子哇——磨菜刀哟——”悠长的吆喝声从风中传来,清爽而响亮,像在铁片中敲出来的音质,极富金属感。
一个皮肤粗黑的男人骑着一辆改装过的三轮车,载满各种各样的修补工具像坦克一样从树下的那条沆洼泥路开过。
车速明显放慢了,吆喝声停下来,男人习惯地抬头往树上仰望了一会。
然后继续前进。
吆喝声重又响起:
“修剪子唉——补铁锅喔——修鞋子哇——磨菜刀哟——”金刀冷漠地看着那个背影消失在垃圾和泥灰飞舞的小巷口……“修剪子唉——补铁锅喔——修鞋子哇——磨菜刀哟——”吆喝声渐渐在风中淡去。
那个人是金刀的爸爸。
金刀对他一样充满厌恶。
他在外面所受到的一切轻视和嘲笑全都拜这个爸爸所赐。
他的行为不好,给他的生活和成长带来无穷尽的污辱和阴影。
鱼塘旁边种满枝叶肥大的芭蕉树。
一幢老式的石楼孤独地隐匿在那。
金刀很小的时候常和刘豆,小龙王,苏花,蓝明明这些孩子跟到芭蕉林里摘芭蕉,躲在石楼下不让大人们发现,偷着吃。
他们对这幢石楼非常好奇。
石楼的大门和窗永远都是紧闭着的,但里面住有人。
他们见过楼顶的烟囱冒烟,还见过窗口边的窗帘被风吹开过一半,一个黑色的影子幽默般一闪而过,隐没。
每个黄昏,某间屋子的窗口就透出淡淡的灯火。
而且,墙壁和窗台上留着黑色的斑痕,像是被火烧焦过。
“什么人住在里面呢?”苏花好奇地问他们。
金刀很想回答她,但他只能沉默。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
“我很快就会知道的……”提前吹牛是刘豆的风格。
不久之后,刘豆果然就有了答案。
石楼里面住着一个面目狰狞的老妖精。
她是被火烧了妖气以后禁固在石楼里的。
小孩子一定不要进楼里去,老妖精还有能力吞下一个或十个小孩。
那是刘豆的奶奶说的,她亲眼见过那场大火。
他们都相信这是真的。
别的孩子再也不敢靠近石楼。
金刀却很想亲眼看到刘豆奶奶说的那个老妖精。
“石楼那里住着一个被火烧的老妖精,是真的吗?”有一天,金刀忍不住问爸爸。
他想,爸爸是大人,还到处收破烂,修理东西,肯定会知道一些。
“啪。”爸爸给了他一嘴巴。
金刀捂住火辣辣的半边脸,吃惊地看着爸爸的脸在变成猪肝色。
后来,每次只要金刀问及有关老妖精的事,爸爸的情绪都很坏。
这反而激起金刀想了解石楼里的秘密。
金刀经常在石楼周围徘徊,默默地凝望着黑迹斑驳的石墙和石墙上的杂草。
火烧痕迹更让他确信很多年前发生在这里的那场大火是真的。
每个月的某一天黄昏,会有一个干干瘦瘦的老太婆提一篮子米、菜、和油盐到石楼来。
她戴一顶低低的帽子故意挡住脸,穿着灰黑色的衣服,还把衣领子竖起来挡住下巴。
她用最快的速度从腰头摘下锁匙开门闪进去,两扇木门无声地关闭。
不久之后,一楼左边的那间屋子就亮起灯,烟囱冒出白色的炊烟,空气中散发出米饭和菜的香味。
之后,她就会空着手出来,腿脚特别快,有点像逃。
好几次金刀和她迎面而走,帽子下的脸像冰一样冷,两片薄刀子的嘴唇用力紧闭,目光极不友善。
犹豫了很多很多次,金刀才鼓起勇气挡在她的面前,问她:
“石楼里住着的是一个被火烧过的老妖精吗?你给她送吃的?”老太婆像被电击中,瞬间僵硬,空气中连呼吸的声音都在倾刻间静止。
一秒钟之后,一个尖利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滚远点,你这条野狗。
你这个灾祸东西,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金刀撒腿狂奔,野猴般敏捷地爬到高高的树上,心还狂跳不已。
那张扭曲的脸像魔鬼那样可怕,鸡爪手指在空中乱舞,看起来可以把他撕成碎片。
老太婆从树下走过,咒骂声在风中像刀片划过,全是一些让金刀无法理解的词语:
“是你害的……你把她毁了……你这个祸星……”金刀不敢确定是不是骂他。
那老婆子一定是疯了。
他和石楼里的老妖精能有什么关系呢?她被火烧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噢,已经出生了。
可那时还小。
慢慢的,金刀对石楼里的老妖精不感兴趣。
他找到了新的好玩的东西。
他们居住的老街旁边起了很多高楼,修建好几条大街。
他和刘豆他们放学之后翻过高高的墙到那边去玩。
那会,街道刚刚修好,车子还不多,楼房里住的人也还不多,人气并不是很足,即使是白天也显得冷清。
他们在平滑的水泥地板上玩足球,然后嚼着廉价的糖果挨着大楼走瞅看,大声地嚷叫,然后静下来听回音。
贫穷的童年,只要有一点点新奇的东西都会觉得无比幸福。
但是,金刀的幸福感在十岁的那年秋天的某个中午被彻底打碎!

赞同 (11830)

反对 (158)

偷影子的人

回风煞:
房屋格局中在同一空间、同一面墙,让人可以从这边的门进,又可以从另一个门出来,这就是回风煞。
家中男丁会比较不顺且在家会待不住。
哭口煞:
房屋入口处同时开两扇大门,其形状好像双口哭。
它产生最大之影响就是:
家中容易有悲哀的事发生,例如病灾、官非、口角、意外等。
回风煞化解方法:
最好的化解方式就是封掉其中一扇门,只将门关住不开是无法化解的,因为有形就有煞。
哭口煞化解方法:
将其中一扇门完全封死,封门最好用水泥墙封实(不要只封单面,而在背面留一个门的形状),并且刷成与别的墙相同的颜色,形成完整的一面墙。
单门860*2050-2200mm 双门1600*2050-2200mm左右 根据设计,尺寸合适就好

赞同 (37293)

反对 (271)

Exo男神

在你旁边没什么大的影响,如果正对你家人家高门大户的话就会把财运都吸过去。
你好!
如果两门没有相对,那么影响不大,不必有顾虑。
如果两门相对,在风水中是“斗口煞”,两户之间观念有分歧,容易有矛盾,口舌争执较多。
尤其如果对方的门再比你家的门大,那么你家更是居于下风,因为风水中有“大吃小,高吃矮,宽吃窄”的说法,所以如果对方的门大于你家,则在矛盾和争执中你家更是处于下风,而且运势会被他家“吃”掉一部分。
仅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谢谢。
只要不是门相对, 对你就没有影响

赞同 (23958)

反对 (478)

风渡风

相对来说好点,两个大门出入肯定是方便些,如果你在意的事风水方面的知识得问相关的人才行。
希望回答能帮到你,谢谢!
即一开门就见到红色的墙壁或装饰品,入屋放眼则有喜气腾腾之感!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家里有一个前门一个后门、开门见灶,即入门见到灶。
3,犹如秽气迎人。

3、开门见镜,一进大门就见到厕所,心情舒畅。

赞同 (47869)

反对 (734)

秋男

问题:家里中门做成两扇好吗
两扇门加起来的宽度应该大于平常一扇门的宽度;
两扇门开关起来麻烦除非房间面积大(门的两面房间面积都要大),否则会显得很挤,不然单开其中一扇不方便过人子母扇是指一扇门当中还有可以折叠的。
卧室一搬一扇最好,对开的好像风水学上有说。
具体我就不知道了可以啊!

赞同 (54610)

反对 (178)

撞南墙的人

不是大院与房屋之间的统属关系大门,不好,门多漏财。
不好的。
因为门为一家之入口,按八卦游年推导出吉星高大主象的方位。
要是大门多了,分不出吉星甚至东四门和西四门相混的。
八卦相错,吉凶相混。

赞同 (62337)

反对 (220)

夜三更

问题:请问家里有两个大门,这样好不好的?哪位知道,请指教,谢谢!
好!
可以,但是注意主次(大小最好不一样),还有门和门不能相对~

赞同 (45405)

反对 (922)

三生烟火一世迷离

座北朝南,座向很好,厅门正对大门容易散财,最好是在院子里建个屏风墙,也就是玄关的功能,使屋内形成聚财之势。

赞同 (57495)

反对 (768)

等你回答

换一换